《中国作为问题》第一辑

《中国作为问题》第一辑

卢迎华 主编

 

《中国作为问题》是由中间美术馆自2018年开启的一个演讲系列。在这一课题下,我们邀请中国学者谈中国或国际问题, 也邀请国际的学者谈在中国的议题,或是涉及中国的国际性议题。通过这些演讲邀请, 我们不断地从艺术学科内部出发去寻找其他学科的同道人,也有意识地从与其他学科的互动中来激发艺术学科自身的发展,并将不同的学科连接起来。

 

《中国作为问题》第一辑起意于新冠疫情肆虐之前,收录了中间美术馆组织的学术活动的部分内容,也包括在美术馆以外发生的思考和表述。这一辑强调讨论具体问题以及强调讨论问题时明确和甄别叙述者所立足的具体的历史和文化语境的重要性,不将问题泛化而使讨论沦于空洞和没有具体的指向。

第一篇是《“沙龙沙龙”展新春座谈会》,基于2017年3月18日在中间美术馆进行的座谈会内容整理而成,这场座谈会邀请了艺术界和文化界众多的研究者与实践者,共同回顾历史的状况,探讨历史叙述的问题,是展览“沙龙沙龙——1972-1982以北京为视角的现代美术实践侧影”展期内的重要活动之一;

发展到今天,所谓的中国当代艺术是什么,如何解释当代艺术这个名词,它与中国的现实语境有什么关系,它的由来和历史渊源是什么;从一个更长的周期来看,对于中国的艺术界而言,老中青三代艺术家,或者更老的、更早的前辈在今天的历史叙述里处在什么位置。

第二篇是洪子诚教授于2017年6月在中间美术馆所做的《重提“自我批评”》演讲的实录;

对“历史规律”的指认通透知晓和受难者的英雄化美学倾向,阻碍了历史亲历者对他们现实处境的清醒意识和更深层的追问。

第三篇是汪晖教授于2018年12月1日在美术馆所做的《<学人>丛刊创立前后》演讲实录;

《学人》是我们这一代人对于八十年代所走过道路的回应,主要方式就是要重新让自己回到历史里面来,回到历史里面的方式是重建与历史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思想史、学术史、文化史变成了《学人》的主要脉络,这些都是在讲我们自己与历史的关系,而且要重新批判性地理解过去我们界定自己与历史的方式。

第四篇是孙歌教授于2019年10月20日在中间美术馆发布新书《寻找亚洲:创造另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所做的演技实录《为什么寻找亚洲》

为什么一定要把亚洲作为论述单位呢?现在不是全球化了吗?我想说的是,今天的全球化仍然是西方资本主导的,它推动的主流认知方式遮蔽了产生其他世界认识的可能性。

第五篇是卢迎华于2018年7月策划“跃动的音符——厐壔新作展”时所撰写的研究艺术家厐壔创作的长文《隐身者的变法——从厐壔新作谈起》

对于厐壔,以及比她更年长的艺术家,如林岗、吴冠中等,形式探索是内容本身,实际上也只是一个载体和赋形,就像在新潮艺术中,对于观念的使用和表达被等同于现代主义和前卫一般。两者之间只是选择了不同的创作方式作为获得艺术自由的途径,实际上没有根本性的区分。

第六篇是武汉诗人和作家小引先生写于2020年3月23日的文章《我们如何对待病毒,决定了病毒是什么》《中国作为问题》第一辑的编辑工作正处于新冠疫情全面爆发期间,每日阅读武汉诗人和作家小引先生对于疫情的记录和思考,成为许多关注疫情并希望借此更深入体认和理解中国问题的人们的日课。这篇文章不仅帮助我们理解在中国和全世界肆虐的新冠病毒,也帮助我们理解在新冠病毒肆虐下的中国和世界。

我们需要进一步地修正从中世纪以来形成的,顽固的对病毒的理解方式——比如对病毒冠以“某某病毒”,似乎就可以证明病毒来自他处;比如在危重和轻症之间如何选择,再一次陷入道德陷阱。这些毫无意义的争论和指责,表现出人类在病毒面前何其脆弱,为了寻找虚幻的慰藉而命名,而命名并没有给人类带来确定的安慰。

相关研究成果

Prev project Next project
Scroll up Drag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