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快乐在中间 画画的孩子们(三)

快乐在中间 画画的孩子们(三)

在六一后的第一个周末,我们将向大家介绍一些中间建筑里热爱艺术的孩子们,与读者们一起分享孩子们在艺术创作中体会到的快乐与自由。小朋友们将分为三组登场,周五和周六分别介绍了第一组、第二组小朋友,本篇将对第三组小朋友进行介绍。


快乐——在孩子们的中间

 


柴基翔
喜欢什么就琢磨着把它画出来

 


钢铁侠系列

 




跑车系列

 


摩托车系列

 

库里系列

 

钢铁侠—超级跑车—摩托车—库里,柴基翔8-10岁的绘画是按照这个线索贯穿下来的。

 

喜欢上一样东西,他会利用书籍、杂志、网络等各种方式查找资料,还要买不少玩具在空闲的时候把玩,伴随着画很多张相关的画作。这个过程下来,柴基翔会对他痴迷的对象烂熟于胸,介绍起来也是如数家珍。他有时会说:“在画画的时候感觉这个东西的模型在脑子里转动,能感觉到各个角度。”

 

旁观柴基翔这几年画画的过程,甚至分不清他是喜欢画画,还只是喜欢他画的东西,画画只是他抒发喜爱的一种方式。

 


张书赫 · MAX

 

张书赫,2009年12月9日出生于北京。现就读于海淀青苗校区五年级。

 

Max酷爱甲虫,其中有一类甲(兜)虫,成虫有成人手掌大,强壮又美丽。但它的幼虫期长达三年半,对温度湿度都有要求,脆弱又敏感。

 

Max也像一只大甲虫,外表强壮,内心对环境敏感,从小对事物的爱憎非常分明,喜欢做的事情,就专注不断的一直做,反复做。有一段时间,他同时对昆虫和一些神秘的鬼怪传说感兴趣,所以随性的做了很多关于蜕变、变形和不同形态转换的一些小东西,比较好玩儿,我就给收起来了。否则,做完的东西会被破坏,他称为“战损”形态。

 

最近学校开始了环境保护方面的一些课程,他本身就是对人类未来持悲观主义的,又开始画了很多插画来讽刺人类污染海洋,污染大气。
由此断定,Max也是多形态蜕变的生物,就是不知下一个模式是什么了……

 

图一:无题之一 Meaningless

张书赫(Max) 12岁
2019
素描纸
21x29cm

图二:无题之二 Meaningless
张书赫(Max) 12岁
2019
素描纸
21x29cm

 


图一:自画像 Self-portrait
张书赫(Max) 12岁
2018
素描纸
21x29cm
图二:异形 Alien
张书赫(Max) 12岁
2018
素描纸
21x29cm

 


时光隧道 Time and space tunnel
张书赫(Max) 12岁
2018
素描纸 彩铅
21x29cm

 


鏖战犹酣The Batle is still raging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锡纸、热熔胶
21x29cm

 

厨房烤箱的锡纸,学习美术课的热熔胶,拿着自己的工具盒当当的敲了一个下午。或许因为疫情而憋屈的心情,这组小品很有张力。

 



图一:机甲战士(蓝) Mecha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图二:机甲战士(粉) Mecha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图一:梦魇一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图二:梦魇二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诡异兔子 Strange rabbit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长戟大兜Chrysophora longicorni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3x6cm


从2016年开始养昆虫。长戟大兜,战神大兜,毛象大兜,彩虹锹甲,枯叶螳螂,雨林蝎…


从狂热到淡定,在埋葬最后一只毛象之后,Max决定不再养昆虫了。这些小生命陪伴和启发他,观察世界,思考生命的意义。看来脆弱的昆虫,其实进化和适应能力比人类要强大很多。

 


刻 Carving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3x3cm-3x5cm

 

在玩了一段时间的橡皮章之后,Max开始做了很多这一类肌理。全部都是用刀尖斜切进去,一点点抠出来的凹凸感,手指头吃了不少苦头。因为这些东西尺寸很小,后来拍照片也挺不容易拍清楚的。

 


大鱼 The big fish
张书赫(Max) 12岁
2020
橡皮章
6x12cm

 

Max在刚接触橡皮章的时候,刻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图案,大多都是昆虫,另外还有这条鱼。这是只没有鱼鳍只有眼睛的鱼,在我建议他刻完时,他表示已经完成了。鱼跃起在浪花上,估计就是为了看一看这世界……

 



瓜子(杨悦然)是个马上满6岁的活泼男孩,最喜欢的事物是小车和SpaceX,现于一座美丽山谷中的森林幼儿园上学。他出生在中间建筑,在这里无忧无虑的成长玩耍,并度过了人生中非常珍贵的前三年时光。

 


图一:故宫车站·双层巴士·字母
图二:小车比赛·交通事故

 


百车图

 


画诗

 


极光中的行驶


瓜子热爱追寻事物的原理,玩具在他的探索之下都难逃支离破碎的宿命,虽然这样做是在挑战爸爸妈妈的极限,但他却始终积攒着足足能量,随时准备投入到探索和解构这个奇妙世界的行动中去,尔后再尝试用画笔呈现出这些洞察。由于头脑中的想法太多,瓜子每天都在忙于记录这些密密麻麻的信息,绘画作为一种直抒心意的生活方式,已浑然融入于瓜子的生活之中。在这些信息中,有的是他亲历的日常纪实,如《故宫车站·双层巴士·字母》;有的是突然迸发天马行空的故事,如《小车比赛·交通事故》;有的是那些林林总总深爱的汽车,如《百车图》;还有在实验中偶得的随机性创作成果,如《画诗》、《极光中的行驶》(此次未参展)。随着思维的驰骋,如果纸是没有边界的,他即可以一直画下去。

 


山谷地图·SpaceX·擦窗户


瓜子更关注未来而非流连于当下,绘画创作对于他来说就是一棵小树,可以不断衍生下去,画面必须在剧情的支配下风云突变。这使得“企图”拍照保留一幅画时,时机的把握显得尤为重要,早之一秒其兴未尽,而迟之一秒,帅气的小车就会在相撞之后,吞噬在一团团黑线组成的滚滚浓烟烈火之中(另见作品《山谷地图·SpaceX·擦窗户》)。每当这时,爸爸妈妈只有在唏嘘中懊恼自己错失最佳取景时机,实属悔之晚矣!

 


蜗牛窝·Fastlane·出租车 、出租车·双层巴士
连线题·星期四·妞妞 、窗花·跑车·邮政车
坦克大战 、校车·5分钟·大大超
小心电车·小栗子·上巨园平面图
保时捷·房车·年夜饭 、numberblock·尾气路径

 


Boating 、 Doubledecker 、 Caking 、 SpaceX


瓜子是一位非常多产的小画手,最多曾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画出厚达20厘米的作品,这也显示出他本人对绘画的专注与执着。在此次展览中,瓜子展出的作品有包括《蜗牛窝·Fastlane·出租车》、《出租车·双层巴士》、《连线题·星期四·妞妞》、《窗花·跑车·邮政车》、《坦克大战》、《校车·5分钟·大大超》、《小心电车·小栗子·上巨园平面图》、《保时捷·房车·年夜饭》、《numberblock·尾气路径》等及上文提到画作在内的14幅大画作品及4张小作,共计18幅作品。这些作品的创作时间主要集中于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的日子里,由于疫情初期的日常生活相对封闭,使得瓜子更加专注于在画纸上的表达,集中积累了较多作品,同时也在刻画手法上有了明显的蜕变。瓜子的每幅画背后都有一个精彩的故事,心情不错的时候,他会非常主动的要讲给大家听呢!期待大家能够喜欢他的画。

 

策展人来信

基翔、书赫和瓜子

基翔和书赫的年龄比瓜子大一些,所以他们对于绘画的兴趣点也有所不同。基翔天生喜欢机械的形态,因此他对“钢铁的人”和“钢铁的车”痴迷无比,他不厌其烦的去画它们,仿佛是在向自己和他人证明这种痴迷的存在,很显然他做到了这一点。因为我们都在关注他在兴趣的驱使下描绘出的结构、形态以及其中的变化,而且被深深吸引。

 

相对而言,书赫的兴趣显然倾向于天然的事物,他更喜爱那些无尽变化的自然形态,喜欢其中的错综复杂。他愿意用画笔去触摸各种事物的相互关联,愿意用手指去塑造昆虫的软和硬。他发现了奥秘、了解了奥秘,也缔造了奥秘。

 

瓜子的年龄很小,像他可爱的名字一样的小。但是瓜子幼小的心灵是那么的开阔,那么的烂漫,已经超乎了我的想象。他能在画中“堆砌”自己见到过的事物,甚至未曾见过的事物。他画出的一切,既是他的故事,也是我的幻想。

 

李睦


图片、文字素材来源于各位家长
封面、首图摄影:于海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croll up Drag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