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戴卓群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戴卓群.png

独立策展人,艺术评论家,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好像并没有什么事情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在今日,越是信息过载,也被覆盖和删除的越快。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每一个个体和每一个集体的每一分努力,都会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程度上改变既有的现状与生态。世界的变化是混杂的,也并非是单向度的,尚未显见,不意味着未生效。将来的世界会怎样,往往也并非人力所能预料。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你们中间美术馆的努力就很显著,尤其是对二十世纪艺术历史的重新发掘和钩沉,就很有当下的意义,像你们做的1972-1982现代美术,赵文量、杨雨澍,厐壔等画家的回顾展,都令人印象深刻。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现实的可视,可能是一种真切感觉,也可能只是幻觉。因为现实对我们来说太过于贴近,现实每时每刻都在酝酿,有时候新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我常常提醒自己,让自己看的远一点,不要只陷在当下的现实中,也绝不在任何阵营里,只按照个人的意愿去做事,或者不做事。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当我们追问意义的时候,也就是说,我们总是在想,究竟什么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对当下有意义的思想、文化或者说艺术。我们的所思与我们的所为,放在一个“远”的视角,把时间拉长,还有没有意义?究竟几斤几两,是否可能与历史上那些闪光的思想与文化比肩而立?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过去的一年,依旧是平庸的,像往年一样。承蒙合作机构与艺术家的信任与委托,策划了数场展览。这两年还有一条线慢慢生长了出来,做了一些机构方面的实践,陆续参与发起和主持了三远、墨方、招隐、南山社等几个空间与平台,希望能更有作为些。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生活在这个时代是无力而又尴尬的,历史上那些和划时代意义的成就似乎变得离我们越来越遥远。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个漫长的准备状态,既然不能产生真正的意义,只好常处准备中。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从事艺术,美好的收获是得遇不少良师益友,每次与所欣赏的艺术家及同仁的碰撞和协作,常常给我启示和养分,但真正对我内在影响最深的是独处。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家国体制世道沉沦令人沮丧,正直、爱、艺术和美让人振奋。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继往开来,再接再厉,坚持走自己所走的路。

王鹏杰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王鹏杰.jpeg

1987年生于辽宁。艺术家、学者、清华大学艺术学博士、四川美术学院教师、绘画艺术坏蛋店网站专栏作者。从事艺术创作、艺术批评、艺术史及理论研究、艺术教育及策展工作。艺术创作方面以绘画实践为主,参加国内外艺术展览数十次。学术研究方向为中国现代艺术史和思想史、现代艺术理论与批评实践、绘画史及其理论。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好像过去一年中国及全球范围内没有哪一件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其实是在积极关注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但确实没有来自这些领域的深刻印象。如果放宽到社会事件倒是有几件事情让我记忆深刻,分别是中美国家层面的对抗与博弈(包括中国及美国近一两年来一系列国家行为以及民间社会的新症候,比如民粹主义抬头)、席卷近期的“me too”运动和年底的基因编辑事件。这三件是我去年印象比较深的公共事件,前者是一个重要的全球化问题,对于未来几十年的世界走向有深远的意义;“me too”也是一个跨区域的文化政治运动,对于中国有别样的意义,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让我们检讨一些过去经常忽视的问题;基因事件则关系到人类未来的巨大变化,是更为终极性的事件。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在我的视野之内,没有。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这个问题里的“我们”具体是指谁,我不太清楚,所以就不能回答。我只能以自身的情况来做答,只能以“我”的角度,而不是以“我们”的角度来做答。过去一年里对我有过启发的艺术家,还健在的有刘伟伟、童垚、文皆俊杰、杨黎、Banksy等,不止这一些,但一时想不起其他人的名字。已故艺术家中丰子恺、Hilma af Klint对我来说有朝花夕拾的魅力,也有启发。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一些真正的变化一直都在发生,从来没有停止过,从来都具有可视性。不过,我的感觉是:并非是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而是更加混乱、分裂、零碎,阵营的形成与对抗更加没有价值,问题越来越变得技术化从而关键问题反而常常被遮蔽。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现实自然会延伸到我的实践中,这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我所思考的问题太多,它们的交叉点都在如何理解现实这方面,比如:现实是什么?现实意味着什么?我与现实的关系是什么?我有多大的本钱能介入现实?我介入现实所要构建的是什么,是有价值的东西吗?我真的与现实发生丰富的关系了吗?我工作和对话的基本语境是当下中国的现实处境,然而真实的中国一方面越来越清晰,另一方面它越来越难以清晰的状态被理解和讨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大概有两点,其一是坚守自我批判和现实关切的基本底线,其二是能够通过文化实践或多或少地触及现实中的真正问题,并创造一些更加自由、更有可能性的思想空间。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对于当代中国的现实而言,我的工作没有什么成绩可言,但对于形成某一个有活力的小语境有一些帮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我在创作和工作中所遇到的困难首先是思考与表达很难获得自由的空间,但这也不是2018年的问题,这些年来都有这个压力和困境。其他的困难其实都不是困难,因为我对于自由思考、生活、表达之外没有太多企图心。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与我父母、我妻子、我儿子的交往对我触动比较多,这些生活中的触动肯定会影响我此后的实践,而且肯定是内在的。有他们在,我的行为肯定会不一样一些,但具体的影响是什么,我一时说不清楚。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凡是情绪都能感受到,但都无法清晰地描述。比如对更开阔的自由的渴望,就不太好描述。没有事情让我觉得意志消磨,我这一整年都非常积极。所有的事情都能给我振奋,我能从生活、工作、创作、思考等各种状态中获得精神、情感、信念的力量。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这一年的工作卓有成效,很有学术上的上进心,希望打造一些具有研究价值或讨论价值的展览,事实上也基本做到了,在今天学术性展览普遍失效的处境下,这种坚持是挺感人的。现在很多展览虽然缺乏学术含量却打着学术展览的名目,不仅无耻而且还蛊惑人心,好像做一个展览,“水”是很正常的。我的感觉是,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在梳理性方面大多比较草率,太浮躁太肤浅太low。在这方面,中间美术馆具有积极的示范性。我希望中间美术馆的学术企图不要局限于专业性学术体制中,应该以更为开阔的胸怀去触及更多与现实处境接壤的问题,更多关注民间个体的经验,超越文本性、学术性、知识性的层面,毕竟学术做的再精致也未必能产生有价值的思想,因为有价值的思想在今天更多是针对广阔、鲜活的现实而生,而非针对知识体系和学术史。在邀请嘉宾开展学术活动方面,可以以研讨班的方式,时间周期可以长一点,让嘉宾的思想和经验系统、全面地被呈现,引起更加丰富、具体、真实的对话。

李垚辰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李垚辰 .jpeg

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现任职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典藏部,多年来致力于美术馆典藏管理与研究,梳理挖掘大量藏品,参与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近年来李叔同《半裸女像》等多项藏品研究项目。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巴西国际博物馆大火,文物藏品安全第一,中央美院百年校庆。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不太了解,艺术与科技很热门,电子绘画(IPad、手机绘画)。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红砖美术馆: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 。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这是一个变化的时代,但也是一个浮躁的时代。真正有思想的作品会少,这是一个积淀的时代,可能没有伟大的作品。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做好断裂文化的衔接者。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如何处理长远发展和短期效应总是很难。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机遇,与现实客观条件的矛盾。中国像个加速的机器,加速到我们自己都跟不上了。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百年校庆,觉得一百年真不容易。我们实在渺小。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做得非常不错,希望能做好积累,夯实基础,树立品牌。美术馆可以是多样的,自己的定位和人群很关键。

宋晓霞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宋晓霞.jpeg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硕士导师,研究方向为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研究、艺术批评的理论与方法。曾执行策划“现代性与20世纪中国美术转型”跨学科学术研讨会(香港城市大学,2006年)、“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学术研讨会(上海美术馆,2006)。主持“当代学术开放讲堂”系列讲座(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3-2014)、 “艺术史:走向新的全球对话” 工作坊(中央美术学院,2013)等。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2018年,在全球范围内有不少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这一年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那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都远不及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的风雷激荡对当代世界的影响深远。它不仅改变了人们想象现在和未来的方式,还改变了我们身处的历史,也改变了世界与中国的关系。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2018年是我在中央美院开设“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研究”课程的第五年。这一实验着的教学实践,旨在打破作为思想障碍的“西方”和“中国”、“国际”与“本土” 的概念,将艺术的发展看作是一个相互关联、彼此互动着的历史进程加以研究或书写。 五年间已有逾200位博、硕研究生在每年为期四个月的课堂上,“小处着手,大处着眼”(宿白),拓展了历史视野的丰富层次,在中国当代艺术层叠的历史关联和多向的历史变化中,从多个角度理解、分析中国美术的历史形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视野下建立主体性叙述,播下思想与方法的种子。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徐冰40年的创作。从合美术馆(武汉)“徐冰”展(2017.12.1-2018.5.8),到UCCA(北京)“思想与方法”(2018.7.21-10.21),通过作品和文献展现了徐冰的艺术方法及其动因,特别是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40年来不断变化、发展的生态。这两个展览我都是在开幕或研讨的热闹散去之际才去,并且把“思想与方法” 展作为2018年研究生课程之一,带了40位同学一起观展。我们共同观看了《蜻蜓之眼》的放映。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蜻蜓之眼》都是一部“深入生活”之作,它以中国社会现场提供的巨大的思想动力和创作能量成就了一曲“时代之歌”。我发现徐冰真是敏感!他以监控视频的“真实素材”虚构了一部剧情片,如此戏仿了通过演技和片场来 “逼真”的电影,一超直入如来地让人去反思“真实”的视觉呈现,创造性地把监控视频转化为一个艺术的问题。在我们对真实的执拗里,有太多认识的误区,徐冰不动声色地把这些肥皂泡戳破了,好像水落石出,突显出艺术的核心问题,即艺术与当下社会文化现实的联系。诚如徐冰所说,“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在2018年举办的四个主题展览、四个中间实践以及系列公教活动,通过重建历史语境,从不同角度去观察、分析和解释我们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与艺术认识,以及被既有的历史书写遮蔽了的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与变化。我相信,这些实践将给艺术世界带来新的认识视野:一、将考察在中国的当代艺术实践的维度拓宽至1976年以前,对于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史的论述和艺术问题的研究提供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中间美术馆通过复原和反思特定历史时期美术现象的多层次实践,以艺术家个体的案例、艺术事件等考察和重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叙述。二、考察思想文化意识与艺术实践在实际历史进程中的“共业”,把艺术放在一个与思想史平行的轨道中来观看,将艺术的进程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置在一起来讨论。三、美术馆作为一个想象和实践的平台,它可以是思想探索和学术研究的实验场。我观察到,中间美术馆不仅有面对大众的公共教育,更有在学科内部展开的自我教育。像我参与过一场“展评工作坊”,青年写作者们相互沟通和碰撞的方式氛围,与我们研究生课堂上的脑力激荡和思维练习很相似,培养的是一种思想的语境。

中间美术馆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工作方法。然而,思想可以怎么展示,以及如何展示?这依然是值得探索与实验的问题。贝尔廷的“全球当代:1989年之后的艺术世界”展览(2011年9月17日-2012年2月5日,ZKM | 当代美术錧 ),固然具有典范意义,但我相信,在我们对本土历史的观看和描述的过程中,有可能创造出新的既能与艺术紧密互动,又能展开思想生产的空间对话方式。

翟晶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翟晶.jpeg

首师大美术学院副教授、美术史系副主任,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利兹大学访问学者,出版专著《边缘世界:霍米·巴巴后殖民理论研究》(2013),译著《结构主义与符号学》(2018)、《短暂的博物馆》(2019,即将出版)等。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2018年让我印象最深的艺术事件,是徐冰的《蜻蜓之眼》的完成,这可能是因为从几年前看到它的宣传片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等待它的完成的原因吧。徐冰仍然保持了旺盛的创造力,而且很少自我重复,这一点我觉得很可贵,在中国当代艺术家中间也不多见。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变化是肯定的,但未必是从文化领域和思想领域开始,或者可以说,随着现实世界的结构发生重大的改变,前几十年所维系的平衡被急剧打破,思想领域会面临新的现实、新的问题,并且急需新的话语去进行解读。艺术创作和写作如何应对新的局面?如何找到有效的着力点?如何保持思想的锋芒?在我看来,可能都是我们在这个新的现实中所要面对的问题。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我所想的是我们所使用的话语在新的现实中的有效性的问题。因为很显然与十年前、五年前相比,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现实的各个层面,都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但在学术研究中,我们所使用的那些思想方法和分析工具并没有什么本质的改变,这些工具如果用来理解当前的世界,我以为是不够的。所以今天的文化实践者最应该做的,可能是切实地、尽可能不带任何先入之见地去深入体会现实世界,而不是试图从某个角度去观看世界、阐释世界。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在过去的这一年中确实做了很多好的展览和相关的活动,可以看出新的工作团队的理念、视野、工作能力和细致程度都有极大的提升,而且可以看出,在做展览的过程中,有扎实的研究作为支撑,目标和定位也很清楚,连续做出的几个展览,基本上是对一个思考对象的视觉化的系统研究,这一点是非常可贵的,应该说,在国内的美术馆中并不多见。很期待看到中间美术馆在2019年有更好的表现。

刘钢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刘钢.jpeg

律师执业三十余年,是亚洲资本市场著名律师,2010年荣获国际著名法律评级机构Chambers and Partners颁发的亚洲律师界终身成就奖。在律师生涯之外,刘钢热衷收藏艺术品,是大陆最早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之一。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今年10月美国上映一部纪录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此部纪录片的名字为《价格之上》(The Price of Everything),它通过采访艺术家、画廊经营者、策展人、拍卖行经理、艺术经纪人、收藏家,揭露了艺术市场的一些内幕。影片上映之后,在美国艺术圈引起不小的反响。这部纪录片虽然没有任何与中国艺术界相关的人物或者镜头,但还是联想到中国艺术圈的现状,在很多方面与美国很相似。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就中国艺术而言,我觉得抽象绘画艺术家群体的努力是2018年艺术界的一个亮点。他们正在改变了中国绘画艺术生态和理念。抽象绘画像哲学一样,给人类视觉注入精神能量。抽象艺术在西方已有百年的历史,但中国艺术界长期以来不重视抽象绘画,杂志和美术馆很少能见到抽象艺术家的身影和展览。2018年这一现状有所改变,有关抽象绘画的评论和展览明显增多。目前抽象绘画仍然不是中国艺术界的主流,但抽象绘画拓展了新的思维,推动了图式的更新和生活理念的改变,它必将长久改变中国的艺术理念和审美。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2018年我没有发现任何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我觉得这两年中国当代水墨正在酝酿新的思潮和变化。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我思考的问题是:中国艺术界无论在艺术创造方面还是艺术推广方面,都仅仅追随西方艺术潮流。摆脱这种步人后尘的现状是中国文化实践者的责任。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参观艺术家工作室和高水平的展览会对我未来产生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正向你们开头所说的那样:全球许多美术馆和艺术机构已沦为向1%富人与特权阶层颁授荣耀的神殿,或轮番上演消费经济催生下的娱乐化大展。这种圈子文化在国内影响不小,但作为圈子中的一员又无法细说。中国艺术家普遍缺乏创作力让我觉得意志消磨。2018年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感到振奋。

吴洪亮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吴洪亮.jpeg

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第13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史以来首次使用人工智能创作的画作《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竟然还以3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以前在讨论AI对人类工作带来的冲击时,艺术创作被认为是人难以被机器取代的领域之一,今年的这次拍卖也许只是一个偶然的开始,但它不得不让我们观察这种偶然背后的必然趋势,它让我们开始怀疑,在机器强大的学习能力之下,未来人类如何找到自身的价值。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古代以及20世纪书画的展览,以前被认为就是挂画、文物陈列,但是现在策划开始进入,作为策展人,我有幸见到了中国策展行业近些年飞速变化的进程。很多展览用新鲜的角度、新的研究方法,以情境建构的方式,用更当代的方法去策划传统的内容,观众得以从被动接受到参与互动,展览本身发生了很多变化,而这种变化在2018年显得更为突出。就在不久前,12月15日,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在景德镇召开年会,同时举办了一场名为“策展在中国”的学术论坛,范迪安院长在会上提出“建立中国策展学”的主张,这意味着策展从一种有学术含量的实践工作,进入学科性的理论建构,这是非常重要的。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北京画院今年做的齐白石“胸中山水奇天下”这个展览,首次把11个文博及艺术机构的齐白石作品大规模聚合到一起展出,使观众对齐白石这个“熟面孔”又有了“新认识”,使研究者能进一步将齐白石的山水画纳入整个中国山水画系统中认识,展现出一个新的状态。此外,今年夏天,我在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做了一个叫“自·沧浪亭”的当代艺术展览,这个展览让我以当代的方法重归对中国园林的认知,并借由追忆慢时代的园林记忆,重新审视了当下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如何让心灵跟上身体的脚步。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工作方法,对什么好奇,就去做一个相关的展览,展览是我的思考方式。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今年在北京画院的论坛以及其他一些会议上,跟霍建起导演数次探讨了山水的问题,电影和绘画同为视觉艺术,但是电影的观看加入了时间和声音的维度,霍建起导演的电影节奏固然是慢的,却在同一个时间点上表达的如此丰富饱满,同时调动观者的眼睛与心灵共同去感悟,我们有时谈山水画,可游可居,我们求放慢速度,如果跑得太快,就要站一站,等一等。另外,今天谈山水问题跟“古”有关,但“古”不是“旧”,“古”是中国人追求的永恒,它是一个长时间的逻辑。在这些观点上我和霍建起导演的思考非常一致,并且互相都有来自不同实践经验的启发,因此我们商定从山水问题出发,共同去完成一本书。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我们原来的印象可能是一个偏当代的美术馆,在做一些很敏感的展览。但是今年,中间美术馆以很严肃的态度、国际化的视野和新的角度去观照中国20世纪的美术,尤其是“前’85”时期美术生态中的一些重要现象,为后来中国当代艺术井喷式的发展逐步建构一个完整的“前因”,这是中间美术馆对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的一个贡献。另外,中间美术馆聚合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专家在美术馆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学术主张,使美术馆变得更加丰富和多维,这是非常令人欣喜的。

王志亮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王志亮.jpeg

王志亮,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美国匹兹堡大学建筑与艺术史系访问学者,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史硕士、学士。现为河北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艺术学理论系副主任。主要研究兴趣集中在前卫美学,当代艺术史、艺术批评方法论,以及20世纪80年代中国当代美术史,著有《话语与运动——20世纪80年代美术史的两个关键词》。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一起回答上述两个问题。自2012年开始,我便非常关注国内参与式艺术的发展,鲍瑞奥德的《关系美学》和克莱尔·比莎普提出的参与式艺术成为这几年当代艺术实践和理论反思的重要侧面。

2018年这类艺术持续发展,并引起了众多理论反馈。就我看来,这类艺术在2018年遇到了新的挑战,或者说来自意识形态介入后的“危机”。中国的参与式艺术因为把城郊/乡村作为主要实践空间,这类实践最初从艺术家逃离体制的冲动缘起,发展至今,由于国家振兴乡村战略的总体部署,有逐渐被意识形态化的危险。如果艺术家们不及时反思,参与式艺术又会变为粉饰乡村的政府计划。与此相关,2018年掀起的众多公共艺术话题的讨论,有把西方参与式艺术的问题意识磨平的危险。

就这方面的艺术实践而言,我一直非常看好发生在贵州羊蹬的“羊蹬艺术合作社”,2018年已是这个艺术计划执行的第6个年头,他们很好地保持了与意识形态的疏离关系。这类艺术实践恰是当代艺术有关后人类纪讨论的反面,他们尽量去触摸具体的物质和事件。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一起回答上述两个问题。2018年让我隐约感到当代艺术的某种发展趋势越来越明显,一方面是我上面谈到的参与式艺术所面临的危机,这是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政治意识形态卷土重来所产生的结果;在光谱的另一端,是被哲学界和理论界热议的AI技术革新带来的挑战,即人工智能、后人类纪、赛博格,以及5G网络等这些科技发展给艺术带来的机遇和挑战,所以,我们经常在各大双年展看到科技与艺术结合的实验。所以,当代可以说呈现为一种“低科技”和“高科技”并存的局面(架上绘画不在讨论之列)。对于后者,我想再说一下,就是2018年的感觉特别明显,似乎我们又回到了19世纪末,摄影给予艺术带来的冲击,20世纪60年代,录像艺术给予艺术带来的冲击一样,而今天,我们如何面对AI智能?这个问题在今年还没有明确的答案,或者答案并非唯一。无论答案为何,历史给予的经验是,我们似乎会先经历一个对新技术本身的反思和批判阶段,然后才能过渡到真正运用技术去创作的阶段。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作为一个居于综合大学的当代艺术写作者和研究者,我的实践主要是不断的写作。在高校工作有一定的好处,可以让自己长时间对某一个话题保持一定的专注度。所以,今年出版了一本专著,《话语与运动——20世纪80年代美术史的两个关键词》。这本书从2007年动笔,期间断断续续得对80年代感兴趣的话题展开写作,直到2017年结束,一本书经历了十年,如果不是有高校的工作环境,可能没有办法把这件工作持续下去。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很敬佩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扎扎实实,定位清晰,关注档案和艺术史的建构。

Cici Wu(武雨濛)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Cici Wu(武雨濛).jpeg

Cici Wu(武雨濛)1989年生于北京,成长于香港。她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2013年搬往美国,在马里兰艺术学院取得了艺术硕士学位。目前她工作和居住在纽约。她是艺术空间PRACTICE 的共同负责人。她由画廊 47 Canal 代理。



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有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什么?

1. Decolonize This Place, 是一个以行动出发的运动,主要关注原住民的抗争、黑色解放、 自由巴勒斯坦、全球工人工资权、以及反中产阶级化。

2. 纽约唐人街艺术小分队发表了画廊保证书:

Cici Wu(武雨濛)-1.jpeg

这些变化对我来说比较明显,因为我以前选择不太去关注,所以了解了以后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另外还在于它们体现了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而我开始对这些问题有了更亲身和更深的感受,它们关乎艺术文化系统在不同地域语境下的差异与一些可能可以互相连结的部分,遥远地和笼统地说,目的是让人可以更主动地去关心这个世界的未来。


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没有任何个体/集体真的改变了艺术生态的现状。无法确定。从理论上讲,批评本来应该是促成改变的开始……


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重新发现了《水的保卫者》活动,还有艺术家张新的作品,非常喜欢。年轻香港艺术团体 gongdomen(恭道門)也是我关注的。Nick Mauss 在惠特妮的展览我很喜欢。然而我也相信,一些真正激进的创作和思考正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发生。参观画廊 Janice Guy(画廊 Murray Guy 关闭后的重新开始)启发我想象:画廊是否可以永远都是隐蔽的“小商贩”,而艺术品是否可以永远都不超过一定的价格?


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已经到了无法逃避的时候。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艺术界(特别是非盈利机构)之外的地方产生……



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这种现实的变化当然会通过每一天的生活慢慢影响我对人、事、物的看法,然后逐渐影响我的关注点。但是,我不喜欢创作或者讨论“政治艺术” (political art), 反而还是相信政治地去创作 (make art politically) 比较适合我,因为那样的工作比较复杂,其成果也相对更强大。每一天的生活意味着通过工作和活着与其他人相处、沟通、社交,然后观察我去到的地方、环境、家人、和朋友的状态。笼统地说,我现在思考的问题,主要是关于如何在全球当代艺术语境里改变白人至上主义的社会政治经济霸权结构。从这个问题出发可以延伸到更多的问题,例如中国中心主义和非洲悲观主义的问题,还有就是“种族”这个虚构的概念与资本和权力之间的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更多的想象空间。在2018年,是不是需要这个世界无论是否“单一文化”的国家都去了解?因为了解以后可以产生更多元的想象。目的是可以提高艺术文化工作者的意识、判断,还有想象力。比如在中国,特别是文化艺术教育里,是否应该多包括一些黑人学者的研究、作品、观点?其中一个原因是,中国的确在放贷给非洲。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里也会出现黑人的身体,以他们的生活作为材料,那么,当这些作品可以卖到一定价格的时候,那些被挪用的身体和文化得到了什么?再回到一个问题,当国族主义高涨,想要取代白人至上主义的社会政治经济霸权,会导致怎样的后果?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除了取代和回避,还有没有其他的想象?我觉得艺术家的责任还是要继续不断地创造问题和挑衅。希望拥有更多权力的文化实践者可以关注和支持草根阶级的实践者,并与他们保持真实的沟通,一视同仁。大家一起通过更有趣的想象克服和渡过现代性……



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长途旅行非常消耗体力和心力,每次出行之前都会有一些负面的情绪和紧张感。个人经济也会因为长途旅行而改变。艺术家的健康和保险也让我感到有压力。



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一个生活在小岛上(香港)的朋友总是带给我最大的触动和启示,因为我们有非常不同的观点,他总是提醒我“仁”和“健康”最重要。还有我在纽约的好朋友们 (47 Canal), PRACTICE, TRST (The Room of Spirit and Time), 还有我在 172 Henry St 的室友们,与这些人交流一直都是我的“核心”。新的友谊包括唐人街工人同盟 (Chinatown Working Group), 和他们一起工作让我得到了新的启示:目前,艺术家的身份和解放,也许应该和低薪收入人民的解放联系在一起。还有一段新的友谊在2018年达成,就是通过我在纽约的第一次个展和艺术家 Theresa Hak Kyung Cha (车学敬,1951-1982) 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联系,虽然她已经去世,但是我觉得我们有一些灵魂的记忆是重叠的。



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可能是一些时候感到非常的孤立,或者说和过去曾经亲近的人在思想上发生了很大的分歧,因为我们在经历不同的“世界”和“时间性”。而我必须选择一方来继续我的兴趣或者想法,放弃一些关系或者友谊。意志消磨总是会发生在一些非常个人的事情和情感上,会让我质疑自己所做的事情。



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希望中间美术馆可以保持自己一贯的勇气、个性、专业性,继续发掘中国当代艺术史的故事和其复杂性,以及尽可能地提供更多的“交错点” (intersectionality), 可以让当代艺术与更多的问题产生关系。也希望可以看到“华人”的概念可以逐渐融入策展的关注点中。

鲍昆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鲍昆.jpeg

摄影批评家,1953年生于北京。


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有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什么?

5月份在加拿大多伦多 Contact 摄影节上,看到获得2017 Scotiabank Photography Award"(丰业银行摄影奖)奖的 Shelley Niro 一年后的汇报展。她是在北美非常著名的印第安易洛魁土著艺术家,其艺术也一直围绕北美地区沉重的殖民与被殖民的历史话题。Shelley Niro 的艺术之所以一直引起人们的关注,还在于她幽默和反讽的风格,将被殖民的印第安人的历史沉痛,用诙谐的方式来巧妙地强调记忆。Contact 摄影节上大量关于族裔问题的话题和 Shelley Niro 的作品,都让人震惊北美早期白人殖民者留下的问题有多么深远。不过,也可以看到,这个传统的地区性话题,随着时间之行,在演绎上不断产生新的方式,这次 Shelley Niro 的作品就代表了这一趋向。


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2018年7月份,第二届映·纪实影像奖在北京映艺术中心颁布,获奖的是李颀拯的《怒海谋生》和吴国勇的《无处安放》。他们分别获得评委会大奖和阿尔帕奖。不过,吴国勇的《无处安放》在获奖之后,立刻引起举国上下对其作品所反映的共享单车现象的关注。几年来,共享单车打着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困难的幌子,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资本无序投资竞争闹剧,最终造成社会混乱和巨大的资本债务。可是这一现象长期被社会集体熟视无睹,任其愈演愈烈。吴国勇的《无处安放》出现,终于为这场闹剧的谢幕敲响了钟声。吴国勇的《无处安放》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巨大的社会效果,也和这件作品获奖后的转播也有巨大的关系。这个作品实际上从开始创作到后期的传播,都显示了集体智慧的力量,许多知识分子参与了这件作品的策划与意义阐释,最终让这件作品以精准的话语定位和时间与平台策略步步递进,一路获得应有的社会影响力。这件作品,也再次证明了优秀的艺术和生活之间不可分割的互动关系,艺术在今日是推动社会进步、提醒人们思考的媒介。


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7月21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徐冰大型回顾展,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徐冰最优秀作品的一次集合展示。徐冰的艺术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现代主义的那种装腔作势,而是利用艺术对历史和文化解构。也因为如此,他的艺术属于典型的后现代观念艺术,是目前走在前面的当代性艺术。他也是中国文革后艺术界由古典和现代向后现代转型最成功的艺术家。他艺术的话题和方式对于中国民众对艺术认知的转变是最好的范例。


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随着现代媒体社会的深化,技术也开始成为主要的语境。自媒体技术的泛滥,消解了语言原来权威性,出现了很长时间的碎片化狂欢倾向。但是,碎片狂欢化的结果是语言又要重构它的严肃性,因为语言的社会性,决定了它离不开是大多数人表达共同价值的媒介属性。那么,今天的文化实践者,应该积极地参与这一社会性实践,去坚持、去抵抗。


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是北京城市西部最好的艺术文化空间,在地域上具有独特的地理文化价值。近年来,中间美术馆举办的展览都是一流的,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是,国际上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都在从原来的单纯的展览功能向文化中心的多功能转变。中间美术馆应该跟上这股潮流,多进行与艺术有关的文化活动,不断在社会公共话语空间里发出有价值的声音,让“中间”成为一个北京的文化品牌符号。

凌敏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凌敏.jpeg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现当代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副教授。曾参与英国艺术领导项目在利物浦双年展委员会工作。从2009年至今一直担任约翰莫尔绘画奖该在中国的主要协调人。凌敏女士现任国际艺术评论协会(AICA)副主席、国际艺术评论奖(IAAC)董事会成员、约翰莫尔利物浦展览基金会理事。


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有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什么?

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大致印象是这一年中国及全球经济方面的结构性矛盾与冲突像一把张开的剪刀,锐利到让人惊讶的程度,很明显、很突出。而这跟艺术、文化、思想的窘迫高度相关,尽管后三者表现得没那么显性。


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这也是一个大问题。就我个人这一年的实践看,有一件看似很小众的事,或许对中国当代艺术会有后续影响。这就是有我参与组织的首届当代艺术档案国际研讨会。这次会议主讲嘉宾除了英法俄西等国的顶级专家,国内参与者基本都是美术馆、博物馆及相关艺术机构的专业人士。会议在上海举行,它也是本届上海双年展的组成部分。

这次会议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它关注的问题却很突出。从中方与外方嘉宾的演讲内容以及所反映的现实看,中方有些机构对艺术档案的认识和运作,在学术规范和档案的甄辨运用方面,与国际水准相比还是有距离的。而艺术档案不只是研究者的偏好,它的质量如何以及运用情况会影响方方面面的判断。因为,当芜杂的现实积淀成历史,文献档案的重要性就日益凸显出来。它不仅对理论研究有影响,对创作,甚至对艺术家的思想人格都有影响。


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有一个印象在2018年变得特别突出并引起我和周围人的注意,这就是年轻一代艺术家的国际化问题。国际化?这是什么东东?是褒是贬?事情得从第五届约翰莫尔绘画奖(中国)说起。这个中英合作的绘画比赛自落地中国至今已有十年时间。近几年尤其是最近这一届,得奖和入围者中有不少人有海外留学背景,他们的绘画语言甚至内容都比较“洋气”,在国际评委看来没有多少违和感,没有绘画语言认知上的障碍。这是好是坏?很难用是与否来回答。

我想,之所以年轻人比较国际化,这跟整个经济社会的大环境有关。现在每年有多少人外出留学?有多少人在国外的艺术院校和机构里学习、实习或工作?这些人接触的绘画语言和思想观念,显然对他们的创作会产生影响。这不是坏事。但艺术创作不是工业生产制造,没有所谓的国际化标准。艺术需要的是创新,是个性,是对事物的感知深度和表达的创造性。艺术家需要直面现实、直面环境,直面自我。如果一味追求所谓的国际化,有可能失去天真失去自我。


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现在的社会生活不仅复杂多样,而且变化很快。作为文艺工作者,我想,首先需要直面现实,有自己的观察与思考。不仅对生活如此,对艺术也是这样,不管是什么语境,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是起码的态度。跟着时尚后面跑是没什么意思的。除此之外,还要能跳出界外,用历史的标尺衡量现实,不为当下的纷繁所迷惑。这也是应有的态度。


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还有一点是对艺术批评的缺位感到些许遗憾,希望年轻的艺术评论人能以清新的姿态、清新的思路、清新的文笔,以客观科学的精神直面艺术创作生态,对艺术研究、展览、教育、收藏、市场,以及艺术与经济社会的互动关系,要有冷静的观察与思考,不迷信、不盲从,要提出自己的真见解、真看法、真评价。

为什么会对年轻人抱有特别的期待?这跟今年举办的第五届国际艺术评论奖有关。这个艺术批评界的国际赛事每年举办一次,每次都有三四十个国家或地区的评论者参与。今年一等奖获得者是位90后,他来自中国,而且是非科班人士。他的参赛文章是一篇展览评论。国际评委给这篇文章的评价是不入俗套、有自己见解,也有功底。问题不在于这个赛事和这位得奖者,而是现在市面上流行的批评文章太敷衍、太俗套,甚至是市侩的。艺术批评需要激浊扬清,需要年轻人参与。


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这一年面临的困难还是唐吉诃德式的。这也不是今年独有的现象。


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在功利的社会,真诚、洞见、不计得失和能办事,是最好的工作密码。


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平常心能化解一切悲欣带来的干扰。


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在当代艺术方面做的有价值的工作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明年继续加油,在当代艺术文献方面再有新发想、新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