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广军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1938年出生,回族,辽宁沈阳人。195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研究生班,并留校任教至今。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执行院长。

1938年出生,回族,辽宁沈阳人。195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研究生班,并留校任教至今。曾任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执行院长。

"想象•主流价值"展期步入最后一个月,我们在此特别策划一次线上的艺术家圆桌,请中间美术馆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与此次展览的两位策展人一起,邀请参展艺术家来回答我们针对这次参展的作品提出的一些问题,形成一次关于创作和作品的讨论。“想象·主流价值”展尝试从多维视角分析和观察90年代和今天的文艺状况,在之前的数次演讲和讨论会上,我们用不同形式讨论了当代艺术之外其他文化生产形式的历史和现状。现在,是时候把讨论拉回到当代艺术的范围,以个体的创作情境为基础,给出艺术家的声音和回应。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形式,为这个展览和这段旅程划上一个句号。

今天的第十二期圆桌,我们请来参展艺术家广军,来回答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杨天歌的提问。


广军老师您好,很荣幸您能参与本次《想象·主流价值》展览,您这件1978年的木刻作品《不知归路》以黑白木刻描绘了一只远望的小鸟,作为本次《想象·主流价值》的终章,对于展览的叙述有多重含义,既是收束又是展望,有彷徨也有期待,开拓了我们的讨论与联想空间。更不要说,单是作品本身,黑白构成,线刻明暗,就已经很吸引人了!这幅作品的题材的选取以及题目的设定,您当时有什么特别指涉吗?

那张画是我在研究生班的木刻习作,还做了别的。文革前(1964年)我已经被分配在一个和艺术创作毫无关系的单位工作了,很无奈、很彷徨。十年文革,更是无所适从,民族命运、国家前途说不清楚,个人的理想也成泡影。文革结束、“四人帮”垮台,恢复招生,1978年,我“逃亡”一般地考入中央美院研究生班,境况随之变好。但是,前程仍然感觉迷茫,所以,那画就是说那时的心情的,题目也就起了一个“不知归路”。

1964年您从中央美院本科毕业了,可惜现在我能找到的相关资料实在寥寥,不过大概因“文革”创作也大有中断?您1978年到1980年在央美完成了版画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相比于您的本科时段(“大跃进”已经开始了吧,六十年代初想必也因各种风波而动荡不堪?),不知整体上您感觉再入学时候的内容上和精气神上有什么区别?我想起我之前在中国美术馆看到一件您1985年的《采莲图》,是浅蓝底色的,实在太可爱了!语言也轻松甚至放纵得多,完全活起来了,好奇那个阶段在木刻创作上都经历了什么,受了哪些影响?

1959到1964我在美院版画系学习。1962年创作木刻《大雨点》被批判是表现“欢迎蒋介石反攻大陆”,1963年创作《塞外归》被批判是“鼓吹单干”。遂对创作心生惧怕和厌恶。文革在“五七干校”劳动改造,远离了创作。1978年读研,创作《一夜春风》又落选全国版画展,理由是“表现知识分子不自由”。1980年代创作《采莲图》宣示不再奉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加革命浪漫主义”的创作方法,给自己开辟比较自由的创作之路。至今仍坚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