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王兵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640-1.jpeg

王兵

1967年出生于陕⻄省西安市,1995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系,同年进修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王兵是是全球电影学界尤为关注的中国独立电影工作者,他执导的电影多为纪录片,此外也进行故事片、影像装置、摄影等领域的艺术创作。代表作有《铁西区》(2002)《和凤鸣》(2007)《三姊妹》(2012)等。

"想象•主流价值"展期步入最后一个月,我们在此特别策划一次线上的艺术家圆桌,请中间美术馆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与此次展览的两位策展人一起,邀请参展艺术家来回答我们针对这次参展的作品提出的一些问题,形成一次关于创作和作品的讨论。“想象·主流价值”展尝试从多维视角分析和观察90年代和今天的文艺状况,在之前的数次演讲和讨论会上,我们用不同形式讨论了当代艺术之外其他文化生产形式的历史和现状。现在,是时候把讨论拉回到当代艺术的范围,以个体的创作情境为基础,给出艺术家的声音和回应。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形式,为这个展览和这段旅程划上一个句号。

今天的第五期圆桌,我们请来参展艺术家、纪录片《父与子》导演王兵,来回答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钱梦妮的提问。


《父与子》是你在云南拍摄的一系列作品之一,你是在怎样的情境下结识了主人公,是什么让你决定拍他们父子三人?表现父与子的绝大多数镜头却是一个枯坐的儿子,这是你的本意吗?

《父与子》里面的两个孩子是我2010年在拍《三姊妹》的时候认识的,他们也曾在《三姊妹》的影片里出现。几年后,我得知他们随父亲一起去了昆明北边的富民县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看望了他们。当我走进他们的住处,让我非常惊讶的是,他们三个人躺在一张那么窄的小床上面睡觉。我难以想象他们如何每日是这样生活的。所以之后我一直想拍一部关于他们的影片。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就将我的摄影机锁定在他们三个人睡觉的这张床上。

在作品描述提供的背景信息里多次提到工厂,主人公是打工者、摄制组在拍摄一段时间过后受到工厂老板家的威胁被迫终止。工厂与打工者、工厂与儿子、工厂与拍摄者,他们之间的强烈冲突意味着什么?你会以怎样的态度面对这个社会问题?

在拍摄《父与子》的过程中,我个人本以为这是一部非常容易拍摄完成的影片。因为我们拍的是父子三人在一个个人生活的房间内的影片,并未涉及到他们生活之外的其他人和事以及他们工作的场地或作坊,所以我们也很放松。但是恰恰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们工厂的老板出现在我们拍摄的地方,而且非常暴力,抢我们的机器,并且和我们撕打起来,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所以影片的拍摄并没有完成,而是在这样一个突发的事件当中结束了。我在字幕上写了这件事情,只是为了给观众解释一下这个影片没有拍完的原因,并没有意图用这件事情来解释影片的内容。

这件作品中,我注意到你拍摄的打工者下一代,他们和城市里的同龄人一样,靠玩手机来打发时间。你身处其中直面这些具体的现实情境,会怎样影响你的工作和思考?

我的大部分影片都是在这样一种现实的生活记录当中完成。希望从这些影片中人物的生活里,寻找到当下普通阶层的这些人,生活的一种真实的境遇。我个人也是在拍摄这些影片当中,逐渐地了解和接近我所拍摄的这些人物的生活。大多数的影片都是纪录片,我希望通过影像直接的去记录我镜头前面人物的生活,来体现电影真正的价值就是记录性。对我个人来讲,影像的记录性就是电影永久性存在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

《父与子》,王兵,电影,87分钟,2014年

《父与子》,王兵,电影,87分钟,2014年

该影片拍摄于中国云南省富民县,这里有一些私人开办的把石头磨成粉末的小型作坊。蔡顺华十年前离开自己的老家巧家县来到这里打工;2010年,他把两个儿子蔡永镐和蔡永金从巧家县接到这里一起生活。影片拍摄于2014年2月。拍摄中途,摄制组人员遭到工厂老板一家人的暴力威胁,影片被迫终止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