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宋晓霞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宋晓霞.jpeg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硕士导师,研究方向为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研究、艺术批评的理论与方法。曾执行策划“现代性与20世纪中国美术转型”跨学科学术研讨会(香港城市大学,2006年)、“中国美术的现代转型”学术研讨会(上海美术馆,2006)。主持“当代学术开放讲堂”系列讲座(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013-2014)、 “艺术史:走向新的全球对话” 工作坊(中央美术学院,2013)等。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2018年,在全球范围内有不少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这一年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那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都远不及世界范围内民族主义的风雷激荡对当代世界的影响深远。它不仅改变了人们想象现在和未来的方式,还改变了我们身处的历史,也改变了世界与中国的关系。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2018年是我在中央美院开设“全球视野下的当代艺术研究”课程的第五年。这一实验着的教学实践,旨在打破作为思想障碍的“西方”和“中国”、“国际”与“本土” 的概念,将艺术的发展看作是一个相互关联、彼此互动着的历史进程加以研究或书写。 五年间已有逾200位博、硕研究生在每年为期四个月的课堂上,“小处着手,大处着眼”(宿白),拓展了历史视野的丰富层次,在中国当代艺术层叠的历史关联和多向的历史变化中,从多个角度理解、分析中国美术的历史形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在全球视野下建立主体性叙述,播下思想与方法的种子。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徐冰40年的创作。从合美术馆(武汉)“徐冰”展(2017.12.1-2018.5.8),到UCCA(北京)“思想与方法”(2018.7.21-10.21),通过作品和文献展现了徐冰的艺术方法及其动因,特别是呈现了中国当代艺术40年来不断变化、发展的生态。这两个展览我都是在开幕或研讨的热闹散去之际才去,并且把“思想与方法” 展作为2018年研究生课程之一,带了40位同学一起观展。我们共同观看了《蜻蜓之眼》的放映。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蜻蜓之眼》都是一部“深入生活”之作,它以中国社会现场提供的巨大的思想动力和创作能量成就了一曲“时代之歌”。我发现徐冰真是敏感!他以监控视频的“真实素材”虚构了一部剧情片,如此戏仿了通过演技和片场来 “逼真”的电影,一超直入如来地让人去反思“真实”的视觉呈现,创造性地把监控视频转化为一个艺术的问题。在我们对真实的执拗里,有太多认识的误区,徐冰不动声色地把这些肥皂泡戳破了,好像水落石出,突显出艺术的核心问题,即艺术与当下社会文化现实的联系。诚如徐冰所说,“你生活在哪,就面对哪的问题,有问题就有艺术。”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在2018年举办的四个主题展览、四个中间实践以及系列公教活动,通过重建历史语境,从不同角度去观察、分析和解释我们习以为常的社会现象与艺术认识,以及被既有的历史书写遮蔽了的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与变化。我相信,这些实践将给艺术世界带来新的认识视野:一、将考察在中国的当代艺术实践的维度拓宽至1976年以前,对于今天中国当代艺术史的论述和艺术问题的研究提供一个更广阔的空间。中间美术馆通过复原和反思特定历史时期美术现象的多层次实践,以艺术家个体的案例、艺术事件等考察和重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叙述。二、考察思想文化意识与艺术实践在实际历史进程中的“共业”,把艺术放在一个与思想史平行的轨道中来观看,将艺术的进程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并置在一起来讨论。三、美术馆作为一个想象和实践的平台,它可以是思想探索和学术研究的实验场。我观察到,中间美术馆不仅有面对大众的公共教育,更有在学科内部展开的自我教育。像我参与过一场“展评工作坊”,青年写作者们相互沟通和碰撞的方式氛围,与我们研究生课堂上的脑力激荡和思维练习很相似,培养的是一种思想的语境。

中间美术馆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工作方法。然而,思想可以怎么展示,以及如何展示?这依然是值得探索与实验的问题。贝尔廷的“全球当代:1989年之后的艺术世界”展览(2011年9月17日-2012年2月5日,ZKM | 当代美术錧 ),固然具有典范意义,但我相信,在我们对本土历史的观看和描述的过程中,有可能创造出新的既能与艺术紧密互动,又能展开思想生产的空间对话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