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吴洪亮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吴洪亮.jpeg

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第13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史以来首次使用人工智能创作的画作《爱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在纽约佳士得拍卖,竟然还以35万美元的价格拍出。以前在讨论AI对人类工作带来的冲击时,艺术创作被认为是人难以被机器取代的领域之一,今年的这次拍卖也许只是一个偶然的开始,但它不得不让我们观察这种偶然背后的必然趋势,它让我们开始怀疑,在机器强大的学习能力之下,未来人类如何找到自身的价值。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古代以及20世纪书画的展览,以前被认为就是挂画、文物陈列,但是现在策划开始进入,作为策展人,我有幸见到了中国策展行业近些年飞速变化的进程。很多展览用新鲜的角度、新的研究方法,以情境建构的方式,用更当代的方法去策划传统的内容,观众得以从被动接受到参与互动,展览本身发生了很多变化,而这种变化在2018年显得更为突出。就在不久前,12月15日,中国美协策展委员会在景德镇召开年会,同时举办了一场名为“策展在中国”的学术论坛,范迪安院长在会上提出“建立中国策展学”的主张,这意味着策展从一种有学术含量的实践工作,进入学科性的理论建构,这是非常重要的。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北京画院今年做的齐白石“胸中山水奇天下”这个展览,首次把11个文博及艺术机构的齐白石作品大规模聚合到一起展出,使观众对齐白石这个“熟面孔”又有了“新认识”,使研究者能进一步将齐白石的山水画纳入整个中国山水画系统中认识,展现出一个新的状态。此外,今年夏天,我在苏州金鸡湖美术馆做了一个叫“自·沧浪亭”的当代艺术展览,这个展览让我以当代的方法重归对中国园林的认知,并借由追忆慢时代的园林记忆,重新审视了当下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如何让心灵跟上身体的脚步。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工作方法,对什么好奇,就去做一个相关的展览,展览是我的思考方式。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今年在北京画院的论坛以及其他一些会议上,跟霍建起导演数次探讨了山水的问题,电影和绘画同为视觉艺术,但是电影的观看加入了时间和声音的维度,霍建起导演的电影节奏固然是慢的,却在同一个时间点上表达的如此丰富饱满,同时调动观者的眼睛与心灵共同去感悟,我们有时谈山水画,可游可居,我们求放慢速度,如果跑得太快,就要站一站,等一等。另外,今天谈山水问题跟“古”有关,但“古”不是“旧”,“古”是中国人追求的永恒,它是一个长时间的逻辑。在这些观点上我和霍建起导演的思考非常一致,并且互相都有来自不同实践经验的启发,因此我们商定从山水问题出发,共同去完成一本书。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我们原来的印象可能是一个偏当代的美术馆,在做一些很敏感的展览。但是今年,中间美术馆以很严肃的态度、国际化的视野和新的角度去观照中国20世纪的美术,尤其是“前’85”时期美术生态中的一些重要现象,为后来中国当代艺术井喷式的发展逐步建构一个完整的“前因”,这是中间美术馆对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的一个贡献。另外,中间美术馆聚合了很多不同领域的专家在美术馆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和学术主张,使美术馆变得更加丰富和多维,这是非常令人欣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