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鲍昆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鲍昆.jpeg

摄影批评家,1953年生于北京。


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有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为什么?

5月份在加拿大多伦多 Contact 摄影节上,看到获得2017 Scotiabank Photography Award"(丰业银行摄影奖)奖的 Shelley Niro 一年后的汇报展。她是在北美非常著名的印第安易洛魁土著艺术家,其艺术也一直围绕北美地区沉重的殖民与被殖民的历史话题。Shelley Niro 的艺术之所以一直引起人们的关注,还在于她幽默和反讽的风格,将被殖民的印第安人的历史沉痛,用诙谐的方式来巧妙地强调记忆。Contact 摄影节上大量关于族裔问题的话题和 Shelley Niro 的作品,都让人震惊北美早期白人殖民者留下的问题有多么深远。不过,也可以看到,这个传统的地区性话题,随着时间之行,在演绎上不断产生新的方式,这次 Shelley Niro 的作品就代表了这一趋向。


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2018年7月份,第二届映·纪实影像奖在北京映艺术中心颁布,获奖的是李颀拯的《怒海谋生》和吴国勇的《无处安放》。他们分别获得评委会大奖和阿尔帕奖。不过,吴国勇的《无处安放》在获奖之后,立刻引起举国上下对其作品所反映的共享单车现象的关注。几年来,共享单车打着解决人们出行最后一公里困难的幌子,开始了一轮疯狂的资本无序投资竞争闹剧,最终造成社会混乱和巨大的资本债务。可是这一现象长期被社会集体熟视无睹,任其愈演愈烈。吴国勇的《无处安放》出现,终于为这场闹剧的谢幕敲响了钟声。吴国勇的《无处安放》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巨大的社会效果,也和这件作品获奖后的转播也有巨大的关系。这个作品实际上从开始创作到后期的传播,都显示了集体智慧的力量,许多知识分子参与了这件作品的策划与意义阐释,最终让这件作品以精准的话语定位和时间与平台策略步步递进,一路获得应有的社会影响力。这件作品,也再次证明了优秀的艺术和生活之间不可分割的互动关系,艺术在今日是推动社会进步、提醒人们思考的媒介。


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7月21日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徐冰大型回顾展,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徐冰最优秀作品的一次集合展示。徐冰的艺术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现代主义的那种装腔作势,而是利用艺术对历史和文化解构。也因为如此,他的艺术属于典型的后现代观念艺术,是目前走在前面的当代性艺术。他也是中国文革后艺术界由古典和现代向后现代转型最成功的艺术家。他艺术的话题和方式对于中国民众对艺术认知的转变是最好的范例。


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随着现代媒体社会的深化,技术也开始成为主要的语境。自媒体技术的泛滥,消解了语言原来权威性,出现了很长时间的碎片化狂欢倾向。但是,碎片狂欢化的结果是语言又要重构它的严肃性,因为语言的社会性,决定了它离不开是大多数人表达共同价值的媒介属性。那么,今天的文化实践者,应该积极地参与这一社会性实践,去坚持、去抵抗。


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是北京城市西部最好的艺术文化空间,在地域上具有独特的地理文化价值。近年来,中间美术馆举办的展览都是一流的,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是,国际上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都在从原来的单纯的展览功能向文化中心的多功能转变。中间美术馆应该跟上这股潮流,多进行与艺术有关的文化活动,不断在社会公共话语空间里发出有价值的声音,让“中间”成为一个北京的文化品牌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