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New Blog

郝敬班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1985年出生于山西,2007年毕业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获媒体和传播学学士学位。2016年,郝敬班获得第五届三亚艺术节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2017年获得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大奖的年度青年艺术家奖,并获得第六十四届德国Oberhausen国际短片节影评人大奖。郝敬班目前生活、工作于北京。

1985年出生于山西,2007年毕业于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获媒体和传播学学士学位。2016年,郝敬班获得第五届三亚艺术节华宇青年奖评委会大奖;2017年获得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大奖的年度青年艺术家奖,并获得第六十四届德国Oberhausen国际短片节影评人大奖。郝敬班目前生活、工作于北京。

"想象•主流价值"展期步入最后一个月,我们在此特别策划一次线上的艺术家圆桌,请中间美术馆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与此次展览的两位策展人一起,邀请参展艺术家来回答我们针对这次参展的作品提出的一些问题,形成一次关于创作和作品的讨论。“想象·主流价值”展尝试从多维视角分析和观察90年代和今天的文艺状况,在之前的数次演讲和讨论会上,我们用不同形式讨论了当代艺术之外其他文化生产形式的历史和现状。现在,是时候把讨论拉回到当代艺术的范围,以个体的创作情境为基础,给出艺术家的声音和回应。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形式,为这个展览和这段旅程划上一个句号。

今天的第八期圆桌,我们请来参展艺术家郝敬班,来回答展览与研究部的同事钱梦妮的提问。


作品《静帧》是关于2017年年底一场事件的摄影。这个作品是在什么样的构想下创作的?你在关注这个事件的时候,想提出什么样的问题?

从两三年前开始,很多身边的朋友陆续选择离开了北京。2017年年底,几天内,几十万人也同时不得已地搬离了这个城市。那几天,有人制作了一张每天在变化的地图,地图上的红点儿不断增多,对应的空间不断被腾空,进而消失。背后是为什么?为此能做些什么吗?网上的争论与喋喋不休非常让人心烦。那是整个事件已接近结束的一个晚上。电被切断,我看到的是黑暗中迅速的收拾、装车,成堆的垃圾,与公寓管理人员的无奈交涉……半年后,我重新回看当时拍的画面,其中电影语言,速度和暴力之间逐渐显现了一个呼之欲出的关系,我以“慢镜头”为线索重新组织了这些画面。这是其中的一帧,印象中现场很冷,很沉默,只有必要的交谈。我还居住在这个城市里,我想至少所有人都要共享这一个寒冬。

这些拍摄内容最后成为了2018年的影像作品《慢镜头》的素材。我想了解一下这个作品的创作过程是否经历不少曲折,最后的素材被保留下了多少?“慢镜头”作为一种影像语言,和这个寒冬的种种事件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

这个作品6分钟左右。拍摄只是一个晚上,几个小时,是大家必须搬离那个区域的最后一天。素材加起来大概两到三个小时,画面看上去就是在一个夜里、没有灯,一个小区的人,也不是非常拥挤,在搬家而已……。半年后,一次慢速的回放让我感觉到画面里的一些东西被放大了,我在想“被放大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注意到,在电影里,慢镜头这种语言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和呈现暴力有关。顺着这个思路我重新组织了那天拍摄的画面。我发现慢镜头给人带来的更多是一种感官的体验,是一种触感,就像我在旁白中说的,它从没有想让你用理性面对它。关于慢镜头的很多东西都契合了那个时候我对这个事件的感觉和看法,它用几乎暴力的方法对待时间;它喜欢那些视觉已经丧失能力捕捉的、发生太快的伤害;它是漫长的,对于被伤害的;在慢镜头里现实似乎可以被操纵于股掌之间,等等。在作品里,我用了几乎完整的一首由Max Roach和Abbey Lincoln创作的歌曲《Freedom Day》,一首“protest song”,这首歌也持续了大概六分钟左右,这是当时出现在我脑子里的一首歌,我觉得这个视频的作品对我来说就是一个“protest song”。

郝敬班,静帧,摄影、数码打印,2018

郝敬班,静帧,摄影、数码打印,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