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最新消息

中间内部交流| 北影的同学来啦!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2月26日下午,我们很高兴请到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一年级的两位同学王俊祥、陈雪颜,和美术馆团队分享他们对“想象•主流价值”展览的调研报告。两位同学在这学期的策展课中选择这个展览作为调研对象,他们从策展专业的角度给出了自己的观察,这样的交流也同样给展览制作者带来共鸣和启发。我们节选了两位同学对展览架构、叙述、布展设计的一些分析,分享给大家。

王俊祥(左)陈雪颜(右)

王俊祥(左)陈雪颜(右)

-展览架构-


延续策展思路,在展览空间内,策展人避免将当代艺术孤立化,而把它和其他的文化生产形式放在一起,呈现出多种形式展品在空间上的并置。在展现布置上,展览规避了传统行业编年史的方法,而将当代艺术放置于更宽泛的文化语境, 展馆则成为有意味的空间。

今年1月份的活动安排

今年1月份的活动安排

在主展之外,中间美术馆还开展了丰富的学术活动,将学术活动与展览结合在一起,采用学术讲座与科教实践相结合的方式。每周末举办的学术议程既是科普教育的主要内容,又是展览的主要宣传热点。深入浅出的学术交流,一方面践行着美术馆作为博物馆的公教功能,另一方面,为观众提供了研究型展览的学习入口。

展览题目《想象•主流价值》虽以“主流”命名,但展览中“主流”并未出 现。展览预设了“主流”的存在,通过对“非主流”艺术作品的展示,营造了“主流”与“非主流”价值之间的对话。可说的“主流话语”在展览中被剥夺了言说的权力,不可说的“非主流”话语,以可见的形式存在,不断进行着自叙,完成 与“主流幽灵”的对话博弈。可说与可不说,可见与不可见之间的暧昧,为展览制造了巨大的空间。展览的错层氛围,为我们制造了一个通常意义下不会存在的对话空间。 

- 一个观众的视点 -


  • 矛盾的对抗与选择

在观展过程中,最直观的是展签问题。与以往展览不同,此次展览的展签与作品都有一定的距离。站在作品前,对文字(解释)的依赖促使观众寻找展品的信息,似乎那比展品本身更有说服力。而在本次展览中,观众大多时候只能疑惑地盯着作品,感受它最原始直接的刺激,于是为此不解,急于找到答案。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展签则安静地等待被发现。展签本身以一种极其矛盾的状态出现,似乎渴望被人发现,又以一种梳理,拒绝权威的解读。

640-4.jpeg

展签的远离,则直接鼓励观众对展品进行多样解读——这种多样性是由观众的年龄、职业、性别等造成的,简言之,是通过观众达成的。是否观看展签,如何观看展签的选择权回归参观者手中。你大可以在作品前久久停留,或冷漠地转身离去,将展签置于角落。展签不再是作品理解的入口门牌,而是作为观众深入了解作品的背景性存在,回归了一种辅助性解读的位置。展签所提供的文字信息变得有无皆可。作品离开文字的裹挟,裸露在空间中,与观众展开纯粹对话。

即使如此,展签的矛盾依旧存在,这种远与近的考虑,是无法脱离展览叙事的需求的。未被解释的作品虽然提供了一种开放性与作品自我言说的自由。但也一定程度上,疏离了作品与观众的间隙。这种无可调和的矛盾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对抗,一直是策展人的麻烦。策展人必须思考,如何在二者之间做出选择——在展览策划过程中,是否要考虑观众的感受?多大程度上考虑观众的感受?观众与展览的关系具有主客观的双重性,在展览理念与细节布置上都引申出许多问题, 这点在接下来的思考中也仍会反复涉及。

  • 脚步:秩序 or 反秩序?

在观展过程中,不难发现这一有趣的现象。在展览前言中明确指出了展览叙事的框架——七个章节。但在具体展陈上,总能发现跳脱出原本章节框架的作品存在。并非所有作品都是按照章节归属组合在一起。以时间角度看,他们在时间线上也是跳跃的,毫无章法可循的。

重新梳理观看秩序下的作品。我们发现,跳脱的作品本身,在其存在空间内与其他作品产生了多层意味的互文关系。结尾处选用了 1978 年完成的作品《不知归路》,这件作品不仅仅是章节的跳跃,更是展览作品时间跨度上的跳跃。它似一种寓言,暗示了中国艺术发展之路。以此结尾,将原本的展览叙事撕裂,作品为整个展览开拓了另一层意义空间。反秩序形成了一种新的展陈秩序,不断为展览空间开疆拓土。

640-7.jpeg

-总结-

通过观众视点的分析,我们进一步明确了,该展览放弃了单向的有目的的阐述,不再苛求作品背后的符号意义。以“看”的展览视觉语言,重新结构了学术研究型展览的展陈叙事。

正确利用了观众先入为主的秩序观念,为展览不断撕裂开一个可供观众介入的空间。

没有任何展品成为足迹的终点,他们都是指向下一个展品的路牌。如展览最终总结《不知归路》一般,将展览引入到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