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最新消息

文慧与生活舞蹈(1):《生育报告》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在此次“舞蹈即存在:伊冯娜·雷纳与文慧”展览中,我们呈现了编舞家文慧二十五年来创作的基本面貌,尤其聚焦于她开创的工作方法,揭示融汇在“生活舞蹈”之中的艺术观念、交流模式和信仰。接下来的几期微信推送,我们将和观众分享文慧的几个作品创作的过程,将她在排练中形成的手稿和笔记,包括排练照片、舞台位置图、灯位图呈现出来,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理解文慧在每一个作品中贯彻的“从零开始”、“与舞者共同创作”的观念。今天推送的是首演于1999年的当代舞蹈剧场作品《生育报告》。

《生育报告》

文 / 黄文珑 (中间美术馆展览与研究部)

(本文将会收录于展览同名出版物)


1995年,文慧着手采访身边的女性,她发现生育体验是了解女性世界的一个重要切入点,于是在接下去的四年间她深入采访了几十名从27至93岁的女性,包含工作人员以及所有表演者的母亲。这些调查的素材,包括视频和音频,都融合到舞台中,是生活舞蹈工作室首次尝试以纪录性剧场的方式表演。排练中,文慧激发舞者把自己的经历带入现场,把来自日常生活体验的声音和动作编排入作品。她说:“一个舞者过去十年二十年中学到的舞蹈动作在这里只有消失”。田野调查,在排练中创作,这两种方式都延续在她之后的创作中。

《生育报告》共表演十年整。作品于1999年在北京首演,门票免费。后在荷兰,法国等各大艺术节表演。七年后,受上海和北京的独立艺术节邀请,作品于2006年再度回到国内。《生育报告》的表演空间不是传统的镜框式舞台,观众跟舞者同处一个空间,而表演空间也被切割成多个区域,有时表演会在几个地方同时进行,这样一来,作品的叙事就不再有主线、支线之分。这个形式实验与当时在文学等领域开展的实验有平行之处,但更重要的是,在形式之外,这部剧实际上纪录了文慧与舞者共同学习如何激发、调动和挖掘身体,使得身体成为自己的身体、自由的身体,一种真实表达私人情感、认识自身所在情境的媒介。这与当时行为艺术中运用身体作为抵抗的策略有所差异,也是文慧开创性的贡献。

 

作品中动用了棉絮、六、七十年代的花床单等作为材料,是生活舞蹈工作室收集来的旧日用品,这些物件引导舞者回到特定的时代和情境。这部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当代艺术的元素也加入进来:艺术家尹秀珍参与了前期的创作讨论;艺术家宋冬为剧场创作了装置;纪录片导演吴文光为剧场设置了现场录像;2010年在巴黎,比利时和葡萄牙的表演过程中宋冬在现场同时进行了一个以“撕衣服”为主题的行为表演。“女性”这一主题在文慧最初的创作中就有出场,在《生育报告》中,她将这一主题放置在私密、公共、规则和差异组成的多维谱系中进行考察。如文慧所言,“生育”也不止是女性的故事,它的意义是不断延伸的,它是女性与男性之间的关系,女性与女性之间的关系,女人与孩子的关系,女人与床的关系。表演开场,四个女性围在桌前聊天,起初是倾听一个女人的讲话,接着她们开始自说自话,直到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闯入,她们的说话声立即熄灭了。女舞者把桌布推开,暴露出嵌在桌子里的电视,里面是一张男人的脸,用方言说话。她跳到桌上,和屏幕里男人的影像互动起来。

《生育报告》排练照,摄影:凌幼娟

《生育报告》排练照,摄影:凌幼娟

表演以四个女性为主体,她们彼此呼应,这个没有“剧情”的作品也在她们的共性和个性构成的张力中展开。冯德华是其中唯一有生育经验的女性。作为一名文学编辑,她曾是文慧的采访对象,后受邀加入生活舞蹈工作室。冯的叙述贯穿整个表演,比如她讲述自己的分娩过程、她与儿子的故事。““疼痛”是剧中经常出现的主题,但这部剧并不仅仅是呼吁女性的权利,而是力图展现女性所处的文化和日常环境的复杂性,以及在其中展露出不同女性个体复杂的心路历程。

 

这部作品的叙事不仅是由女性推动的,男性角色也在这里出现,他们时而打断女性的叙事,扮演庸常和权力的化身,也在暗处质疑着舞台上的故事。一位男舞者在独立区域按照自己的步调跑步或睡觉。在表演进行到一半时,作为参演者的纪录片导演吴文光打断了表演。他手拿数码摄像机进入舞台,把女舞者一个个引入舞台之外的空间,整个过程是具有强迫性的。接着,吴文光盘问她们有关生育的话题,拍摄内容也被实时播放在荧幕上。当采访进行到第七分钟,舞台监督苏明也会打断吴文光,示意他时间到了,必须立即停止,于是舞蹈又得以继续进行下去。舞者身份的真实性在这种设计中也浮上水面,虚构与真实的张力在此显现,权力在此刻也被消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