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艺术家

叶轩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叶轩.jpeg

是众多对象的原型,其中之一是a.pureapparat.us。生于1989,暂时是艺术家,乐手,软件工程师。常年制造噪音,与智能主体交朋友。最近感兴趣菌类和新型互联网。

曾获加拿大艺术委员会奖金,多伦多艺术委员会奖金,公平银行新锐数字艺术家入围奖,加拿大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研究委员会奖学金等。作品选入ArtAsiaPacific“新浪潮”,德国艺术论坛“女性主义4.0”专刊;展出或演奏于中间美术馆,歌德学院,吱吱车轮电影和媒体艺术中心,错误 -- 新数码艺术双年展, 时代美术馆,加拿大当代艺术馆与皇家音乐学院等。


一、2018年,中国或全球范围内哪些艺术、文化和思想上的事件、变化与潮流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什么?

二、2018年,哪些个体/集体的努力与建树改变了我们的艺术生态与现状?哪些言论、举措、决定、行动与实践也许在眼前仍未见效,但将在长远改变我们的(艺术)世界?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四、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五、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六、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七、2018年,你在创作与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与压力?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九、2018年,哪些情绪让你时时能感受到,却又无法描述?哪些事情让你觉得意志消磨,哪些事情又让你觉得有所振奋,给了你动力和情感的共鸣?

十、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三、2018年,有哪些突出卓越的艺术创作与思考,可能影响或改变我们对艺术的感知与认识?

2017年底,在一个非常规的学术场合(the occulture),我接触到Black Quantum Futurism黑色量子未来主义。Black Quantum Futurism批判性地延续非裔未来主义(afrofuturism),受非洲原住民文化对“时空连续体”的独特认知来思辨未来启发现实。BQF是一个理论框架,同时是一个艺术创作与行动主义的方法,也是一个政治立场。创始人Rasheedah Phillips在艺术创作以外平日是一名律师,为弱势人群提供法律援助;Camae Ayew在大学教授体育,同时作为Moor Mother创作电子乐。他们一起创办的“社区未来实验室”位于费城北部的低收入社区,开设工作坊,收集当地居民对城市化的口述历史,为青少年、酷儿、离散群体提供庇护空间。BQF作为一个抽象的观念可具体化的能力,多面向多层次扩展的话语共享是我深深佩服且共鸣的。


八、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多伦多是我常驻了五年的地方,也是居住过最久的城市。这里一年至少五个月是冷的,时间也似乎是冰冻的。极端的气候使人体会渺小。缓慢的节奏拉伸对“存在”的认知。这里主流语境中“去殖民化的反省”,原住民文化对“天地万物”的学习都对我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越发亲近自然的原始之力,越发留意人,与人,与自然,与物相互牵制相互嵌合的庞然大网,还有其中无数小的集合的自生与能动,个体与周遭、单一与无限之间的回授。

身边所有的好朋友还有我的搭档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从事转型正义的工作。无论是作为艺术家身份的,还是召集志同道合的战友,甚至在他们的第三份第四份工作中秉持着同样的信条实践,比如保姆家政,比如园艺。我这两年更积极地参与当地的游击组织。为“噪音反对性暴力” 在DIY地下摇滚场所演出,社群走访制作杂志为女性流浪者庇护所、原住民艺术资助筹集善款,为反对市中心乡绅化背书签字......这些行动大多收获了积极的结果。行动从未失去效力,尽管细微。年底受中间美术馆的邀请,在海淀外国语学校引导的工作坊留给我相似的反思。相信教育作为一种艺术表达能够穿刺和渗透的潜力。

并非出身艺术系统,常年潜伏在多个身份的中间状态让我对艺术现实始终保有怀疑——体系和边界所框架的泡影。我乐于伸出所有可能的触角。像“机器学习”一样反学习,像“逆向工程”一样解码编译,不休止地生成。像一个动词,“反身体验,反身脱出”*。

*引自戴锦华老师在《想象主流价值》开幕的对谈,与中间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