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艺术家

王广义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王广义.jpeg

198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1985年曾参与组织“北方艺术群体”。对我个人而言,我相信艺术应当是一个“大写的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艺术有两个仆人,一个是哲学,一个是政治,哲学为艺术提供了“形而上”的支撑,而政治则为艺术激活了“形而下”的力量。我作为艺术家在从事我的工作时,尽量保持一个“无立场”的态度,我想过许多问题,也创作过许多作品,但所有这些又好象都是在一个巨大的“无知之幕”中呈现的。


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写作者/机构实践者/出版人/编辑/赞助人……,你是否认为最近两年的现实变得更加可视,是否可以说新的现实正在酝酿,立场、问题和阵营正在细化,一些真正的变化正在产生?

是的。但我想,与此同时,也有些东西应当是恒定的、不变的,比如:观看者作为“客体”的存在,是艺术家永恒的敌人。


这种现实的变化,是否以及如何延伸到你的实践之中?你所思考的问题是什么?或者说你的工作所对话的语境与问题是什么?你认为今天文化实践者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我想通过我对近期正在做的一组新作品《通俗人类学研究》的自述来回答这个几个问题:

我创作的《通俗人类学研究》是以艺术的名义、伪科学的方法,提示与展开这一问题中所包含的多义性。在我看来,“人类学”是人对自身的来源和自我认识的一种知识,它是宗教的一种基础文本,各个人种对自身的存在有不同的认识,由此产生了复杂的信仰。二战之前的人类学研究是一种纯学科的研究,二战之后人类学研究被注入了一种政治因素,这种政治因素的介入使得人类学研究进入了“头盖骨政治”的阶段,当“头盖骨政治”和“颅相学”与“种族等级”合为一体的时候,人类整体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困境。这个巨大的困境一直影响着今天世界的格局与走向。

我的近作“通俗人类学研究”分为了3个部分:

一、通俗人类学研究——无知之幕。“无知之幕”这个词来源于约翰·罗尔斯《正义论》的一个概念。在这里我将这个词语赋予一种“模糊”性,即当我们不知道这些“面孔”的背后所隐藏的种族属性的时候,其实这些“面孔” 所呈现的仅仅是普遍的“人”的概念。我用准绘画的手法、“纯真之眼”的态度,表达了“无知之幕”状态之下的这些“面孔”;

二、通俗人类学研究——种族、暴力、美学。将人的“面孔” 通过具有权力意义的卡尺来度量其头骨的比例、来划分种族等级,这种所谓的“头盖骨政治”进入了人类学的研究,开启了至今为止最为漫长的噩梦……;

三、通俗人类学研究——种族与分析。在艺术家看来,终止“头盖骨政治”所带来的噩梦,可行的方法是通过准科学分析的途径。这种途径是“中立”而客观的,分析所得出的“面孔”之间的差异,实证了“人”这一物种,在被创造时的原形的复杂与丰富性。


你会如何评价自己(或自己所在的集体/机构)在2018年中所开展的实践,以及所取得的成绩?

2018年2月份,我和张晓刚一起在布拉格的市立美术馆举办了“重逢:诗与哲学——张晓刚、王广义艺术展”(吕澎策划),这是时隔16年我们再一次一起举办展览(之前是黄专策划的2002年在何香凝美术馆的《图像就是力量:王广义,张晓刚,方力均的艺术》 ),我想,这也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重逢。“岁月”和“时间”的流逝的感觉让这个展览特别有意思。时代与环境总是不断在变化,时代影响着我们,我们也影响着时代。但我就像上面说的,有些东西应当是恒定的、不变的。


2018年,在私人与公共层面上,哪些交往和友谊带给你触动与启示?哪些对于你未来的实践将产生内在的影响?

我并不是特别擅长公共层面上的交往,我更倾向于几个朋友之间的小范围的交往,这种交往的过程中,也许是某一个特定的话题、也许是某一句特定的话语,往往会激发或促进我的工作实践。


作为同仁与师友,你如何看待中间美术馆在过去一年的工作?请你给中间美术馆的工作提一些诚恳的批评和建议。我们在多方面开展的实践中常常看到自己的局限,希望你的意见能帮助我们在新的一年更好地认识自己和自己所走的路。

中间美术馆做了很多有意思的展览,其中包括我曾经参与过的2017年的展览“失调的和谐: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东亚艺术观察”,它让我们有可能通过另外一个纬度来审视我们所进行过的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