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act Us

Use the form on the right to contact us.

You can edit the text in this area, and change where the contact form on the right submits to, by entering edit mode using the modes on the bottom right. 

         

123 Street Avenue, City Town, 99999

(123) 555-6789

email@address.com

 

You can set your address, phone number, email and site description in the settings tab.
Link to read me page with more information.

2019學術活動

“中国作为问题”系列演讲 (5) | 雷颐

Beijing Inside-Out Art Museum

中间美术馆将于3月23日(下周六)举办“中国作为问题”系列演讲与讨论第五期,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历史学家雷颐先生,分享他关于历史研究与特定语境和脉络之间关系的思考。


640.jpeg

中国现代语境中的后现代与后殖民阐释:

文本与语境

演讲者:雷颐

时间:2019年3月23日 14:00-16:00

地点:中间美术馆会议室


法兰克福学派的领袖人物霍克海默曾经说过:“一部著作越伟大,就越植根于具体的历史环境之中。”

近二十年来,以“后现代”“后殖民”理论阐释近代中国社会、历史之作颇多,但不少都脱离了语境,没有“植根于具体的历史环境之中”。因此,有必要追问:现代性是“西方殖民话语”还是中国内在需要?阐释脱离语境会有什么后果,会产生什么内在矛盾?要警惕纯文本阐释的危险性。

任何社会科学理论都是在具体的社会、历史环境中产生的,一种社会理论总是在具体的社会现实中抽象而成的,因此都有自己的特点和程度不等的限度。由于是一种抽象,又具有一定的超越性和普适性,所以才能把一种“社会理论”运用到另一个社会中去。但如何把产生于某个社会的有关理论应用到情境非常不同的另一社会,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一种社会知识被化约、抽象之后便具有普遍性,同时也具有了危险性(应用到另一个社会)。因此对这种社会科学理论的引进、尤其是应用一定要非常慎重,要考虑外来理论与本土社会如何才能“接脉”。

事实上,同一种理论在不同背景中的效果是非常不一样的,“能指”(signifier)相同,但“所指”(signified)完全相反。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说,学者对一种“知识”所产生的社会效果尤应加以注意。一种学说、观念如何成为一种意识形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和现实问题。这个问题一旦提出,我们就离开了“纯学理”的内在整体性,进入了学理、观念在特殊历史脉络中的政治、社会和经济等方面是如何被运用的这一层次。这样,我们必然或说不得不离开“纯学理”、“纯观念”的领域。因此这时我们重视、追问的不是“文本”(text)中的观念的“普遍”意义,而是要解释、说明、强调这些观念在“当事者”所处的特定“脉络”(context)中是如何显现的,具有哪些“特殊”的意义。

640-1.jpeg

雷颐, 1956年出生,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当数年农民;后入伍,在解放军空军航空兵某部当兵,为空军地勤;再后又复员到工厂当车工。1978年恢复高考后,考入吉林大学历史系,1982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考入吉林大学研究生院历史系中国近代史专业,1985 年毕业,获硕士学位。1985年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至今,曾任《近代史研究》副主编,现为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国近代、当代思想史、文化史。